第五百一十章:大胆的想法

辗转半月,雕小妾换上新羽也胖了一些,由衷喜欢上热食,与鹰白试着驮人飞翔,前者耐力更胜一筹,自然成为侯轩代步,待饱餐过后,委屈狼梦到储兽空间栖身,四兽各驮一人腾空,飞驰片刻,差距明显。

“飞狮新获羽翼技巧平平,多说一个时辰便是极限,铁蛋儿两个时辰,鹰白和雕小妾差不多翻倍。”

叶臣仔细打量一遍侃侃而谈,身体后倾靠双腿稳住,要论舒服无人能及。

“飞一个时辰起码要歇两个时辰,可即便如此,也比走路快两倍不止。”

陈荣尽量效仿分心开口,仍有余悸明显僵硬,但第二舒服毋庸置疑,至于侯轩两口子,只能岔开双脚站着,坐都坐不下也就懒得发言。

“我看两倍都够呛,飞半个时辰必须寻找落脚点,弄不好还要战斗,必须留有余力,若能再降服一只能独挡一面的陆兽才稳妥。”

“陆兽野性难驯,能独当一面的还得加个更字儿。”

“事在人为,鹰白,熊或猪窝,等阶不要太高,走起。”

“少爷我混迹西面,肯定比他清楚。”

雕小妾适时自告奋勇,叶臣闻言点头应允,领头位置调换方向微变,有两只空中霸主类猛禽同行,一路无鸟敢接近或停留,很快来到一处山洞群,几只大熊正在洞外分享鹿肉,陈荣展开魂力探查片刻即止,边催促飞狮降落边朗声道:“最高五阶一共七只,交给我吧。”

“等等,挑一只边玩去,我要活的健全的,猴急你大爷。”

铁蛋急转直下,叶臣只差没骂娘,离地还有三丈干脆翻身一蹬加速坠落,挡在熊熊前面如母鸡护小鸡,别说紧跟着地的陈荣懵了,连四只正分食的巨熊也懵了。

“愣着干什么,那只五阶的大块头,去揍对面那小子。”

此言一出,四只巨熊纷纷丢掉鹿肉人立而起,整齐迈开步子眼神逐渐凶厉,可叶臣始终头也不回任由围到身后,四双熊爪刚站稳,一道雷霆射线从天降下犁地横扫,生生逼停同时举起的熊掌,接着圈出雷池意味是兽都懂。

“给你们两条路,乖乖投降进储兽空间,或雷成熟肉沦为午餐。”

“呼,呼,呼……。”

同步的翅膀挥动声紧随警告响起,鹰白和雕小妾下降至与肩齐高左右悬停,两只伪圣猛禽给予充足的压迫感,接着,朵朵和狼梦赶着另外三只笨熊过来集合,侯轩两口子闲庭信步走来,七只熊聚到一堆彻底沦为鼻涕虫,哭天抹泪场面可谓壮观,叶臣放任一会儿轰然跺地,骤然止住哭沉声吩咐:“收你们进储物空间,意识稍有抵触势必失败,那么等着它的,只有死,一,二,三。”

声落,叶臣立马上前挥手,腰坠微闪,众熊化作七道流光飞入其中,暗暗欣喜不忘朝众人与兽摆手致谢,雕小妾趁机谏言:“离这不远还有窝野猪,十多只等阶不高没有伪圣撑腰。”

“带路。”

“少爷请。”

“朵朵跟去帮忙,我自己去耍耍。”

陈荣明显朝着打架狂发展,走的跃跃欲试兴奋不已,叶兄不免自豪,偏转视线看向另一边,侯轩微微一笑淡然道:“我和祝晴去找溪流打水备用。”

“行,我这还有些爽口果酒。”

“嗯,还真有点口干。”

“配点野果更好,慢慢来,赶路也不急这会儿。”

“好。”

侯轩提着酒牵上手,带着祝晴听劝远去,叶臣依稀记得那边林密遮眼,八成没有溪水,不禁发笑转头示意带路,雕小妾学着鹰白落地步行,走出许久渐渐听闻兴奋猪叫,朵朵听力非凡轻啐一口:“呸,不知羞的猪脑袋。”

“你这是跟人呆久了,鹰白,你说说。”

“回少爷,反正我和媳妇都在洞窟里,没这么放得开。”

“切,繁育后代有什么可耻的,也不怕愧对先祖”

“小妾你不懂别乱说,这是情感升华的表现,以后想化人就得多学。”

“那听说少爷还好几个红颜知己呢,你怎么不学学。”

“打住,那边完事了,狼梦不易跑动留下,你们仨绕过去赶猪。”

再不制止一准扯上自己,叶臣忽然觉得跟群小孩儿没啥区别,也就难免想到小虎队,和紫玲珑那隆起的小腹,想着想着只听狼梦发出威慑低吼,猪叫紧跟不下五头,风刃左右射出通通逼向一边,很快,其它三面也传来动静,猪叫声越聚越乱,一十六只最高不过四阶,最低荒兽八阶。

“朵朵代我给它们讲讲,不听话烤上一头打牙祭。”

“跟群笨猪有啥好讲的,看我给它们滚滚土。”

朵朵边说边干,刻意缩减七成威力的洪流盖天左右腾起,一群野猪吓的只顾哆嗦通通被淹没,滚上两圈归于平静,个个七荤八素倒是肢体健全,叶臣一挑大拇指激发储物项链,毫无抵抗全部拿下。

“就这标准,目标三十熊七十猪,提前完事提前开饭。”

“好!”

此后,有雕小妾这位地头蛇带路,低阶猪窝熊洞纷纷遭到清空,不到一个时辰就达成目标,期间路过丘陵听闻猿猴吵闹,返回时再次经过叶臣忽然止步,指指林地上方道:“来发响的。”

“轰隆!”

二话不说一道炸雷斜射升空,声震林地猿声顿止,等不多时刮擦树枝声此起彼伏,一只只体态健壮的巨猿冲出,先后二十多横成一排,最低者八阶,当中头猿伪圣无疑,手里还攥着一柄大剑,目测也就二品。

“哪里来的扁毛畜牲在此撒野,我袁群三只伪圣坐镇,来找……。”

“你给我把坑闭上,没看着眼前四位伪圣,不妨告诉你还有三位在附近溜达,再敢叫唤通通灭了。”

头猿话未说完,朵朵当仁不让怒怼回去,眼见其它灵猿自觉收缩队列,便知成效斐然,而就在这时,一只年迈老猿拄棍步出,轻咳两声和善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小老儿乃猿群族老,不知五位惊雷震林有何指教。”

“指教谈不上,有懂事理的就好,请看。”

叶臣说完随手甩出一棒一刀一盾,三品低中高级俱全,意思相当明了,老猿先投来目光上下打量,点点头才上前挨个查看外带品评:“小老儿曾跟人类打过交道,若没看走眼,大棒三品初级,很适合我们猿类挥舞,刀为中级,分量趁手,盾是真真正正的好东西,高级货,与刀正配。”

“行,懂行更好相谈,上好猿酒,可口灵果,有什么好东西也可以拿出来看看。”

“小少爷痛快,请容小老儿准备一二,林中小猿颇多,各位入内恐有惊吓,猿亮,先把你身上的酒给人家尝尝,我去去就回。”

老猿转身一扛拐杖,小跑着返回林中,伪圣猿亮从后摸出大葫芦,略有不舍的看了看才抛过来,叶臣一把接住扯掉塞子猛嗅,享受的憋气片刻才塞好递向旁边:“都尝尝,但不可多饮,狼梦自己看着来。”

“我先来口。”

朵朵探出尾巴卷住葫芦,鹰白帮忙拔去塞子,狐嘴微张倒上一口,美美咽下不忘给鹰嘴雕嘴分发,见狼梦摇摇头,收回尾巴再轮一圈便塞好放到地上。

“回来了回来了,让小少爷久等,小老儿罪过啊。”

熟悉的嗓音由远及近,老猿当真去去就来,身后跟着清一色母猿,个个不空手鱼贯而出,将东西有序摆放在三件装备前,再哪儿来回哪去。

“小少爷请看,上好的猿酒三十大葫芦,换取棒子,各式珍奇灵果,连我们都不舍得掺入酒里的好东西,总共四样二十颗,换刀,至于盾牌嘛。”

说着说着突然没了下文,但老猿的脸上依旧灿烂,叶臣不禁失笑抬手点点其腰后,随之但见猿爪摸出干瘪袋子自信抛出,轻柔接住直接拉开,注视袋底双眼渐渐微眯又突然睁大,翻手收入囊中,上前有请:“成交,不过在下贪酒,厚脸多讨几葫芦。”

“理当如此,希望下次还有机会相见。”

“好说,有缘定能再见。”

“这十葫芦送小少爷,请收好。”

“谢谢,感觉缘重了不少。”

“族群事多,恕小老儿不远送。”

“留步。”

交易完成再度上路,时至下午于最初熊洞处聚首,闲聊一会儿各自休整,叶臣倚着大树装作假寐,意识沉入生之空间。

“树儿,小萝卜,你们好嘛。”

“主人我们很好。”

一句问候,迎来两者异口同声。

“嗯,智慧果树的嫩芽怎样?”

“抱歉主人,进展不大,树儿耐心感受很久,应该是这个空间无法比拟外界,缺失很多养分,再加它太过幼小,以致连正常成长都做不到。”

“小萝卜吸收来的精华全给了它,开始还挺有效,往后却越来越弱,对不起主人。”

“不必自责,它起码生机勃勃没有枯萎,这都是你们的功劳,而我今天又带来了惊喜,一枚尘封久远的智慧果核,其内仍保存生机,你们看看能否合二为一。”

意识一颤,袋子转移到生之空间,随即撕裂果核飘出,表面的嫩肉早已枯萎如茧,隐隐透出微光,树儿见状忙探出嫩枝,将之轻柔卷到眼前仔细感知,随后又递到小萝卜身边,反复确认后两者相视沉默,良久良久,直到叶臣压抑不住好奇。

“不行的话,分开栽培也可以。”

“做不到的主人,虽然它们只是非常幼小的一部分,但这个空间也容不下两个,所以,树儿有个大胆的想法。”

“我相信树儿,但说无妨。”

“树儿想在下一次提升空间时,将它们融进我的身体。”

“等等,这么做,肯定会有副作用。”

“会有,或是它们占据我,或是成为我的一部分。”

推荐阅读:

热血动漫诸天行 网游之雷击少年 纵横九重天 大明第一贡生一语不语 客间 神奇宝贝之阿鹏至尊 重生之草根奋斗 杨蜜:我馋你身子,你玩纯爱? 修什么仙造作啊 洪荒:满级炼宝,谢邀诸神入坑 大秦:嬴政上香,我传他铸天庭 绝世天骄 重生的都市魔导师 诛天邪帝 人间逍遥一小仙 人间杀神 谁说老二次元不能结婚! 我不想成仙啊 新时代娱乐巨星 海上升明月之1393 火影之梦想异世 病美人和冥主先婚后爱了 悠悠笛声沁沐阳 重生我的2003 从长生苟到飞升 黑石宇宙之源起 神印九州 穿越之废材小姐归来 日常系的下界冒险 全身超级神装 灼灼浪漫 大魏帝国之纵横天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