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缰绳

《小太后》全本免费阅读

寻常人遭受这样的酷刑,恐怕早就失血过多而死,可行刑者手法精妙,绕开了所有大经络,那人就还有一口气,痛苦的喘息着。

炎问寒转过头来,他绣着蟒纹的衣袖都挽了起来,露出一段苍白的小臂。

隐约能在手肘那儿看到,有些许红色的痕迹。

祁玉笙想起,先前她在夏日去找韩三小姐,也从纤薄的纱衣底下看着过一点儿红色的痕迹,珊瑚树似的从被遮挡的严严实实的上臂延伸下来。

当时她哪里知道这个被当女孩儿养的其实是个男子,还想将袖子撩上去看个究竟,却被躲开了。

“没什么好瞧的,小时候生在乱葬岗被有毒的虫子爬过留下的。”

祁玉笙怔了这么一瞬,就见炎问寒摆弄着尚且染血的小刀已经走近了。

“这就是那个下毒谋害小皇子的凶手,他自称并不是因为受了谁的指使,而是揣摩上意时误会了,才犯了这样的大错。”

炎问寒似乎想起了有趣的事,轻笑一声之后,拿起桌上的薄绢,捏着锋利的刀刃,擦拭着飞溅到刀柄上的血花,同时道:“但他的主子一听闻我要追查此事,矢口否认,说他只是关心大殿下的近况,多问了几句,绝对没有流露出谋害亲子的意思,命我严查,定要揪出幕后真凶,娘娘觉着好笑不好笑?”www.cecai.top 星空小说网

祁玉笙是半点也笑不出来。

她倒是也不像一些被过分保护的闺阁女子那般,见了血肉模糊的场景就害怕到腿软。

但这不代表她嗜血好杀。

哪怕是她父亲和兄长,也只会在极端环境,譬如战场上,才会流露出锋利的杀气,平时还是很仁慈平和的。

当然了,她也并不同情刑架上这人。

别管是接到命令还是揣摩上意,他真敢下此毒手谋害一个孩子,又能在炎问寒手底下挺过刑罚而不招供,这哪里是什么宫奴,分明是个死士。

她只是不知道炎问寒的意思,人他都审完了,特意请她来,要她亲眼看这血淋淋的场面,是何用意?

而炎问寒似乎对她的疑问恍若未觉,他直接将手中的小刀递了过去:“这还是前朝发明的琵琶刑,以肋骨为琴弦,用利刃做琴拨,受刑者往往撑不过半注香的时间。我看这样的刑罚实在太快了些,可不能让人犯并未招完供就死了,于是便在下手时轻了许多。娘娘您看,都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他都还活着呢。”

炎问寒知道祁玉笙是不怕的。

哪怕是在数年前,她尚未及笄,北上时遇到被山匪劫掠过,已然生了蛆虫的尸体,她都没有惊叫哭喊,只是不悦的皱起眉头,命人将尸体好好安葬。

也知道祁玉笙不喜欢。

那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会喜欢这样血淋淋的场面呢?

但他就是想将自己的本性,掀开一角这锦绣衣冠下的伪装,暴露些许给她看。

先前这宫奴被抓来的时候,竟是没人注意到,他屋里头竟还藏着个小宫女。

深宫之中,这种事并不少见。

但那宫女甚至不惜要冲到昭狱跟前来喊冤,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说他断然不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勾当,一定是被人构陷了,竟是难得有几分真心。

但后来人证物证具在,他自己也认罪了,那小宫女愣了一阵子,不求情了,反而一边流泪一边痛骂他是个骗子。

两个侍卫将人拖回了宫内,回来时还暗自感叹,这人平日伪装的太良善,竟然连枕边人都骗过了。

他们是在感叹这死士潜伏之精妙,但炎问寒却想,做过的事总是抹不去的,藏的再好,也没法藏一辈子。

他倒是不怕被骂是卑劣的骗子,毕竟这是真话。

但他不想被祁玉笙用那样陌生而提防的眼神看着。

因爱而生忧,因爱而生怖,既然藏着便是每时每日折磨自己,生怕被发现了本性就被弃如敝履,那便不藏了。

若她能就此爱上亲手了结仇人的快乐,与他同流合污,那是最好。

如若不然,念在如今还需要他襄助,哪怕心内觉着恶心,她大约也不会表露出来,或许时日久了,也就接受了。

炎问寒知道自己这念头大约是因为

推荐阅读:

文艺1978 港综:重案组曹达华,吃软饭变强 大宋踏莎行 修真当铺 仙宝之王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巫妖的萝莉 从世家纨绔到第一权臣 都市战狼无寒纳兰晓珠 大明辅君 吾靠作梦当女帝 缔造超凡世界 超级基因猎场 古代逃荒种田记 明贼 官榜 权色之路 两个皇帝怎么谈恋爱 纵横异界的猫骑士 武宗之路 我是大工匠 被游戏支配的世界 姐姐有钱 贪宝僵尸 荒腔 天衍血脉 玄法变 三国争锋 战神传说在异界 再不行我可就走了啊 末世雄兵 王昊叶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